好股
添加说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流行小说 >> 内容
请输入牛散姓名,如: 国通信托 ,紫金8号 ,周信钢 ,李欣 ,周晨 ,赵建平 ,徐开东 ,淡水泉 ,马云
请输入完整股票代码如 000001 ,600276 ,300699 ,600436 ,600519 ,603866 ,000538 ,600315 ,000651

或完整名称如: 平安银行 恒瑞医药 光威复材 片仔癀 贵州茅台 桃李面包 云南白药 上海家化 格力电器
请输入股票代码,如: 000001 ,600276 ,300699 ,600436 ,600519 ,603866 ,000538 ,600315 ,000651

部分VIP查询功能限时开放=《???? 私募总数在五个以上个股???? 阳光私募在五个以上个股???? 个人私募在五个以上个股???? 》=部分VIP查询功能限时开放

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

时间:2018-5-4 8:56:44 点击:

  核心提示: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 尾声钟道新——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尾声尾声股票不是赌博。在赌博场上,一个人赢的必定等于另外人输的。而股票市场却能使得所有的人都赚到钱,或者所有的人都赔钱。不过赔钱是实实在在...



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 尾声

钟道新——>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尾声
尾声
股票不是赌博。在赌博场上,一个人赢的必定等于另外人输的。而股票市场却能使得所有的人都赚到钱,或者所有的人都赔钱。不过赔钱是实实在在的,而赚钱却总是在账面上。再往深里说:即使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是完全合法的。可如果在某一天大家全都持股票到市场上去兑现,那么它也会变得一钱不值。
因为还不了银行和私人贷款,常锐决定拍卖新住房。
他出席了拍卖活动。用他的话说:“为的是经历一下市场风波。”
拍卖的结果是除去税收,刚好够本钱。
“在s市拍卖房屋,你是第一人。”建设银行的行长对他说。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伟大的;第一个吃龙虾的人也是伟大的。”常锐说。
“难得你如此豁达。”行长拍拍他的肩膀,“如果你以后还要贷款,请来找我。不过前提是你必须有东西可抵押。”
常锐在亚园酒店给康定送行,作陪的有郭夏,郭天谷没有出席。
没有人和常锐打招呼:他所认识的人大部分都在这次由京港房地产公司掀起的股票风潮中赔了个干净。股票市场凭空塑造出许多中产阶级,又轻而易举地把他们毁掉。
“咱们可能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吃饭了。”郭夏悲观地说。
“我敢肯定这不是最后一次。咱们的本钱不是还在吗?大浪淘沙,可淘不掉真正的股票经纪人。我已经决定不再做票友了。”常锐特地点了昂贵的龙虾。
“你还打算干?”郭夏不禁有些怯生生地问。
“当然!我有勇气,同时还冷静得出奇。并且对股票进行了深入地细致地研究。更何况我还有你这样一个第六感官极其发达的妻子,能就此罢手吗?”
“这听上去真不像一个刚刚在股票市场差一点赔干净的人说的话。”常锐的自信感染了郭夏。“我真不知道你的勇气来自何方?”
“勇气是我固有的。我敢预言:我将和s市的股票市场一起成熟、一起发展。”常锐举起杯,“咱们不要忘记今天的主题:为功成身退的康定女士干杯!”
三只杯子相碰。
“一只龙虾这么大,要二十年时间。”常锐说。
“那不是和我一样大?”康定说。
没人回答。
“吃它是什么感觉?”郭夏问。
“如果吃菜的感觉是语言能形容出来的,谁还会花钱吃它呢?要想真的体会,你必须去吃!”常锐伸出钳子。
蜡烛在这张辽阔的桌子上投射出一圈温暖的黄色光。
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 第一章
钟道新——>股票市场的迷走神经——>第一章
第一章
“你这身打扮,叫我怎么陪你逛商店?”郭夏对丈夫说。
你不要把话反过来说:“是我陪你逛商店,而不是你陪我。”常锐只穿着一条很短的裤衩,一件廉价的t恤,一双过时很久的凉鞋,站在贸易大厦的入口处。他没有像一般年届四十的男子一样地“发福”,腹部依然平坦,好像涂有一层Huangse的保护油的微黑的皮肤下,蕴藏着丰富的精力,似乎时刻喷薄欲出。只是头发略有些稀疏:但这亦可以解释成智慧的外在表现。“女人就是女人,就连撒切尔夫人,在有记者问她时,她也说最遗憾的事情是:不能亲自去逛商店。她逛遍全世界也还嫌不够。”
“可你就不能穿得整齐一些吗?”
“衣冠楚楚的人不是骗子,就是花花公子和伪君子。不过我发表严正声明:倘若出席你第二次婚礼的话,我肯定会穿得很像样子的。”
“缺德!这可是全国最大最高的商店。”
最大最高就是最好?常锐永远对女人的逻辑感到惊讶。在以惊人速度上升的电梯中他脸朝外看着。s市是一个奇妙的城市。它地处南国前沿,像刀尖一样地ChaRu“资本主义”的包围之中。地缘和人缘的交叉作用,使它成为一个混合体。在概念上你也很难将它归类:特区?特区是什么?特区就是s市。s市就是特区。这是一个悖论。
郭夏逛商店有一个特点:从高往低。常锐痛苦地追随着。
“你看这个怎么样?”
“很好。”他知道妻子要的不是意见,只是反应。
“它的包装有多漂亮!”郭夏由衷地赞叹后,买下了这盒化妆品。
包装代替了内容,模糊了内容。它使质量变成了一种主观印象:你在同样的地方,放上同样包装但内容不同的东西,她也一定会买下。她买的其实是包装。包装就是商品本身。常锐没有敢把这话说出来:女人一旦生了气,她们不是去喝酒、去打牌,而是以十倍的热情去买东西。这可是一件要命的事。
一个女导游领着一群显然是来自内地的游客,不停地用麦克风叫他们跟上。
这就像一个牧羊人赶着一群羊。常锐想道。
“这个手提包的颜色和我那件上衣非常相配。”郭夏反复地端详着一个羊皮手提包,“我想把它买下。”
“我实在理解不了你这个‘相配’的概念:有了一件上衣,就要买一个与之相配的手提包。然后又要祸及皮鞋、围巾。可如果你买了一张床铺,必然要有相配的地毯和窗帘……你就这么配啊配啊,等你配到最后就会发现睡在你旁边的人与你不相配了。”
郭夏根本不理他。仍然不停地往小车里放东西。
“自选”真是一种革命Xing的发明:在这里一些东西都摆出一副任你拿的样子,可你最终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往往是超出你想象的代价。在结账处常锐机械地付着钱。
在底楼郭夏看中了一条裙子。常锐虽然对衣饰毫无研究,但已经从“皮尔-卡丹”这几个字上分析出它便宜不了。但他没有反对。
“这裙子的确不错,可似乎超出了咱们的购买能力。”
在郭夏说这话时,一个丑陋的女人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条。
“当造物主没有给人以什么优点时,衣服就变得格外重要起来。”常锐庆幸这个女人的出现,“或者换一句话说:只有有重大缺陷的人,才需要打扮。”
“可她毕竟有一条心爱的裙子。如果不是太贵的话。”郭夏恋恋不舍地放下裙子。
“你买吧。算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常锐受到刺激,作为一个男人,必需保障妻子的消费。
“就是。我一年不才一个生日吗?”常锐的话立刻得到反馈。郭夏付了两百元。
幸亏你一年才一个生日。
郭夏去接电话时,常锐擦完汗,光着上身来到客厅。
他的岳父郭天谷正襟危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
按道理它早该完了。他是一个不看中央台新闻的人。这样的人在s市大有人在。可郭天谷却是一个必须看的人。不过这并不矛盾:录像机正在录着“亚洲台”的新闻节目。高技术才能够缓解和掩盖矛盾。
“你应该、也完全可以少穿一些衣服。”常锐对他的父亲一向是以“你”相称的,而对郭天谷却从来冠以“您”:岳父毕竟是岳父,血缘就是血缘,它的最大特点就是不可替代,不可置换,并且在这个辽阔的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血缘关系是完全一样的。
郭天谷脸上的肌肉微微ChouDong了一下。他是前g省财政局的副局长,多年身居高位,使之养成了不动声色的习惯。而且要处理好和女婿的关系,是能否安度晚年的关键,必须保持距离。
“您的意思是我应该多穿一些?”常锐从岳父的脸上读出了潜台词。中国是一个潜台词丰富的国度。
“我没有这样说。”
“如果我这里有空调机的话,就可以穿上毛衣。”常锐这话是有所指的;一个月前,他的朋友刘科拿来一台空调机,日本东芝牌,开价一千。“为什么这样便宜?”他至今后悔这句话。“没有上过税。”刘科坦然地回答。
郭天谷因此就不同意买。在没有税务局时,这项工作就归财政局管,而他正是分管者。
“如今有谁不偷税?”郭夏说,“这里的夏天没有空调是很难过的。”
郭天谷没有再说话,只是在第二天说要去曾经搞过地下工作的上海转一转,看看老朋友。于是郭夏退却了:“空调机以后可以再买,而我只有这一个父亲。”
“更何况你父亲只有你一个女儿。不就是买一部上过税的吗?”常锐宽宏地说。任何一部成功之家的历史,就是一部妥协的历史。妥协就是进步。
“我看过一本小说:一个——”常锐把“很封建”三个字删除掉。“父亲甚至不肯当着女儿的面洗脚。”
“如果这个家里没有康定的话,自当别论。”郭天谷本想说:等到我死了之后,还要你们来给我洗身呢!
“康定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子而已。”这个康定是他们雇的小保姆。有一个很复杂的藏族名字,因为她是康定人,所以为了方便起见,就直呼她“康定”。
“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郭天谷关了电视。
康定及时地开出晚饭来。因为七点钟郭夏要去夜校上课。她是s大学法律系的讲师,同时兼任夜校的老师,每个星期有三个晚上要去上课,每堂课能挣四十元钱。而这笔钱是这个家庭必需的:从北京调到s市来后,他们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下这幢房子,连利带本压得他们够呛。
在一般情况下,郭夏总要对饭菜评论一番。一个过于能干的女人是不适宜雇保姆的,更不能雇来自康定的保姆。可今天她沉浸在“皮尔-卡丹”制造出来的欢乐中,无暇它顾。
“皮尔-卡丹”是伟大的。尽管它只有二百元钱,不可能是真的。但是这个伪“皮尔-卡丹”依然能制造出巨大的欢乐来。
“刚才是谁的电话?”
“我的一个学生,是工商局的科长。他的法律课得了五十九分。想要改分。他先托了我们系主任,我不给他改。他又转托了分管后勤的李校长,我还是不给他改。刚才他打电话来,苦苦求了半天。”
“你给他改了没有?”郭天谷问。
“没有。”郭夏说了一句违心的话。
郭天谷赞许地点点头。“南下从小就是一个有主意的孩子。”他一直叫她“南下”,虽然自从嫁给常锐后,因他嫌“南下”太有战争色彩,就改了。
一个人活得比他所属的时代长是一件值得悲哀的事,他想“你应该给他加上一分。三十八岁的科长,之所以上你们那个夜校,还不是为了那张文凭?怪可怜的。”常锐说。“其实破文凭有什么用?”他不禁想起自己来:正经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生,到了s市不也只是在保险公司当一个小小的职员?
“有些东西是有它没有用,没它不行。”五年前是郭夏提出要来这个新兴的s市的。因为一来这离父亲比较近,二来这在当时的传说中是一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可来了之后,不过是物价和工资作了一次同步调整而已。去开公司作买卖吧,没有资本不说,主要是没有背景。弄得常锐一副灰溜溜的样子。对此她常感内疚。“他跟我说的开篇词才有意思呢:郭老师,我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咱们是不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谈一谈?亚园酒店怎么样?”她学s市人说普通话,实在是惟妙惟肖,连“一笑黄河清”的郭天谷也动容了。
郭天谷虽然今年已经七十二岁,但牙齿很好,胃口很好。吃得特别快,而且吃完就径自下桌去了。
深夜常锐还在阳台的躲椅上。
“不去睡?”郭夏关心地问。
“不。”回答是简短的。
郭夏走后,常锐又回到“伪睡眠”状态中。
几十年来,时尚变过来又变过去,可记录在常氏家族遗传密码上的进取心却没有变:它只是潜伏着、等待着、渴望着。
整整一夜,在常锐的耳边都响着各种资本在高速流动中发出的尖锐啸叫声。
郭天谷也没有睡。他的卧室就在阳台旁边,女儿女婿的对话听得相当清楚。他在黑暗中隔窗看着常锐。
你不要看他表面上似乎很平静,可我总是觉得他的内部有一种不安静的成分:他是一个银行家的儿子。以出身来决定一切虽然是不对的,但是出身也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必须设法控制这种成分的比例。当然不要超出自己的权限:任何事情都是“过犹不及”。

作者:有好股 来源:有好股
淘江湖 新浪微薄 腾讯微博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百度空间 鲜果 白社会 飞信?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牛股图谱
  • 有好股(www.uhaogu.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QQ:317197119 闽ICP备14004870号-8